万科对一个曾经万科员工的影响

   2018-06-13 22:04:08

[摘要]


1996年,我应聘进入万科二级公司,深圳国际企业服务公司工作,这是一家几经转型的策略咨询公司,从展览展示,到与智威汤逊合资广告公司,到冯佳时代的房地产一线顾问公司,再到万科放弃多元化把它卖掉。其出走创业的员工,几乎占领了南方地产广告圈的半壁江山。


虽然是二级公司,经历却一样的万科化,不仅遵循的是万科人力培训与薪资体系,我自己承担的工作也包括北京万科地产项目的推广,甚至员工宿舍也是在万科城市花园统一安排。


其间受其影响最大的当然是最早的万科人,王石,冯佳,姚牧民,大雪,林少洲,郭钧等,这都是万科员工心目中明星式的人物,八卦故事一大堆。而其传播文化与观念的载体,无疑是《万科周刊》了。如果说这个过程在自己内心播下或者强化了怎样的一种价值取向,无疑就是“理想主义”这四个字,抽象,务虚,但它似乎在感召你对一种更有人的意义的生活的追求。


如何就理想了呢?我不记得任何洗脑的过程,新员工没有今天的团队文化建设甚至以信念付诸肉体实践的跑步运动,让我在万科工作感到骄傲的地方如果只留下一个,就是《万科周刊》,这个对我的影响深远得来像一个笑话,我以后在任何工作岗位都在想办法做杂志。


理想的表征是,一家房地产企业的刊物《万科周刊》(早期),其内容却远远不仅是房地产领域。我的发小,现在的邻居,和我一起发起阅读邻居的杨早,当时的北大文学博士,也是这个刊物的撰稿。还有刘雪枫老师,也是现在的邻居,音乐评论家,也是这本刊物的撰稿。似乎是注定的,今天我们都住在万科的社区里。我无法揣度当时《万科周刊》创办动机,或者总结其方法,也许当时的创办人也只是“管它呢,谁知道,就这样干吧”,以今天的绩效功利主义,还没开始,就会有一万个人问你办这杂志有什么用?


这种态度对万科的影响有多大,有多久,为什么20余年过去很多人依然念念不忘。这本刊物早就死了,但后来的万科人还是有很重的万科的精气神,价值取向,怎么传染上的?事后看来,影响最持久的东西,还是文化吧。


两年前,我曾在《万科周刊》后来转型的《邻居》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讲为什么做读易洞,有一段是这么描述的:


我自己也曾是万科的员工,作为乙方也服务过很多万科的项目,包括万科青青的推广。


当时我们创意了一个文化活动,用圣埃克•苏佩里的小说《小王子》,作为万科青青推广的素材和包装,用“小王子”来代言“万科青青”的形象,到处免费赠送《小王子》这本书,用成人看到房子问多少钱、小王子看到房子说多么美,来影射现实社会对生活的误解,激发对真实美好的向往,取得了非常好的市场传播效果。做久了就入了戏,也喜欢上了万科青青,举家从热闹喧嚣的望京搬到了鸟不拉屎的豆各庄。


我对建筑、社区的兴趣,恐怕是基于这些工作的经历,某些理想主义的种子,也说不定是在万科工作时播下的。我住在万科的社区九年,经营商业八年,既是业主,也服务业主,既拥有私的居所,也经营任何邻居都可以自由进出的开放空间;多重角色使我这个记录癖有更多的观察机会:事无巨细的跟踪社区再生的过程,从建筑到植物、从设施到社团、从商业到物业、从老人到儿童、从学习到生活,去理解社区的成长、居民的需求、规划的利弊,全方位的进行一个一旦建成不可更改的行业的产品体验……我确信了一种理想化的观念——房地产开发是一门将土地转化为社区的艺术。


现在这个行业,已经被规模化、标准化、成本意识、容积率、高低配以及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手段覆盖,没有哪个企业不渲染危机、趋势和风口,竞争那个资本价值大于客户价值的行业规模排名,包括后来的万科,其实也已经远离了我心中的样子,今天发生在万科身上的事,我一直处于游离的观望,直到宝能申请股东大会罢免王石的说辞,说王石游学脱离工作岗位获得报酬5000万元,而那么多人为宝能喝彩对王石讥讽,我才真的感受到了强烈的悲哀,脱了裤子轻浮为荣真的是主流了么?以这番说辞,真是太LOW了。资本野蛮人可怕么?没有文化的野蛮人,才是其可怕的实质啊。


在这一刻,作为曾经的万科员工,受益于理想主义文化与价值观影响,我想暂时放下对万科和王石的一些异见,从内心支持他们,也许很多人会嘲笑有啥用,我想这不是给他们看的,我想以情绪与温暖的方式,让同路者感知。



读|易|洞|书|房

家庭经营的社区书店 生活为主的业余书店

微信:duyidong2006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11166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万科青青家园商业街105-A19